无主情话(壹)

木门的背后,有你的衬衣。壁炉里柴薪劈啪作响。饮一壶马帮最烈的烧酒,火光掩映我通红的眼眸。想起那日你浸在一片微醺的山岚里,头颅朝下,就这样葬入温柔的黄昏。所谓的秘密都被南来北往的风沙卷走,你却成为我最讳莫如深的伤口。

你走之后,桑华不盛。我再也不能在日暮后铺满鲜花的草地上,共你静静吹一段尺八。而我又多次梦到,年少的你只身打马,路边的山樱横过来抵在你的眉边,于是你将它折下来别在襟上。夜里有漫天星斗,在月光满庭的阶下,用我晨起时踏过浓雾采来的露水,为晚归的你煮茶。

此刻我披着厚重的毡衣,听门外风雪万重。穿越经年的诗行亦触不到你指尖哪怕一刻温存,我只得掩卷熄灯。睁眼亦盲呵,如今我已活成你的样子,却只能只身孤影,吟游而过这无所眷恋的凡尘。

 
评论(1)
热度(26)

© 卿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