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主情话(贰)

=

你走了,说要去见见高山之上野生的花朵。看一看林深鹿隐,心又在白云之外漂泊。而阳光如葬,离愁徘徊上襟领。雨水欢畅,哗啦啦呀——

栖息的蝴蝶也找不见了。

妄念,它们是脱缰的野马,永无停息。你停下来,整日劈柴喂马、宴坐空山。却又见青灯古盏,幽梦忽还乡。直到未捎到的信堕入险要山崖,直到你开始显露出见缝插针的伤口……

薄情,只在于多情却不深情。回忆吗?回忆只是困兽之斗。

=

在无人问津的寺庙外,信手点燃烟花。而诗歌,铺满破旧的窗台。

风雪这一对爱侣,曼妙纷扬、堆砌整个山岗。恰如爱人漏失一拍的心跳,又回到了纯白的年代。

你笑一笑,心甘情愿枕在流浪的臂膀上。

在梦里,我像只猫儿那样伏在你的胸膛。迷恋你,就像迷恋深夜、迷恋西墙上的花影,迷恋你沉默如谜的呼吸、迷恋你星辰一样淡泊的眼睛。

=

我该怎么样表达喜爱与依赖,才能够不落窠臼呢?关于这个,我想了好久。

后来我像梦呓那样对你说:

留下来吧。留下来, 陪我生活。

 
评论
热度(22)

© 卿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