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主情话(叄)

初见你,在竹醉时节。停驻时我瞧见你眼里的光一点点落下去了。而你似乎也是一棵树,身姿挺拔,内里其实已经难掩疲惫,疮痍重重。你站的方向临界背后的黑暗,看着我背离了整棵树的意愿率先泛黄,就像在审视语焉不详的经文那样,眼神满是对于离经叛道的不解。

我同你一起放弃了八月,被你妥善平整地夹在书本里。用身体去贴近那些你抚摸过的诗行。行船时我就紧靠你的指尖,生怕趁着桨声荡漾,清风会将我拂走。你若独自行马,我便躲在你左胸的口袋里,听你的心跳,仰头看你一颠一颠的下颚。

随你行过千万里路,也踏遍高山河海。我们好似无目的地游荡在天地之间的两片行云。要紧的是,我见过消沉的你倚在窗边,抽了半个夜晚的纸烟。青白色的月光分割了你的眉眼。看过你沉默地整理好四季衣裳,将每个褶皱抚得棱角分明。看过你忧喜参半的笑容,欲言又止都拿捏得分寸恰好。开春的山野解冻,仲夏的飞火流萤,晚间的雾从海里漫上岸,浸柔你半个身影。

而我像个不战自降的士兵,早就不知所谓却又性命攸关地爱上你。此刻我满心欢喜地躺在你的鬓侧,伴着你深深浅浅的呼吸,安然睡去。

 
评论
热度(15)

© 卿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