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主情话(肆)

“我的眼睛做梦。她像一阵风那样追着你到远方,看到裂帛一般的日光。我的鼻息做梦。你把衬衣留下了,她一直闻到你淡如青草的气味。我的嘴巴做梦。她把情话都藏到了舌头底下,一直在犹豫该吻你还是该说给你听。我的耳朵做梦。她在寒风里躲来躲去,只好想一想你的绵绵呼吸来取暖。我的脖颈做梦。她陷在温柔的沼泽里,等待你的夜晚,雨脚风声摇动门窗,颈上的指环跟着轻轻晃。我的手指做梦。她为你绣情有独钟的花朵,再把捎带思念的信纸略染薰香。我的肩膀做梦。春风十里,为你种的紫藤拂落了一身还满。我的足尖做梦。她踏过浮生,路过银河星汉,夜色兀自沉凉。我的心不做梦。她只有一个信仰,把你的每一面轮廓安放在里面日日温习,温柔豢养……”


头发花白的她戴着老花镜坐在床边,正巧读到这里,一只年迈却依然宽厚的手伸过来揽住她。她便默契地把本子放下。而夜风悄然,未完全合上的书被翻到下一页。

“就做你一世无双的英雄,直到沧海横绝,韶光阑珊。这一生,唯独不可辜负你情深意重。”

一字一句,铁画银钩。

 
评论
热度(19)

© 卿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