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




---


“啊!”

小木刚刚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就和什么东西撞了个正着,一个屁股蹲坐在地上。好疼好疼。

对面的人显然也是没有料到这样的情况,踉跄了一下,扶住了墙。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见对面的小女孩呲牙咧嘴地抬起头来看他,眼睛一下子睁大,“是你!”

他怔了一下,“你……你认识我?”

小木的眼睛滴溜溜地转起来,“当然啦,我今天还见到你呢,”她爬起来,自己拍了拍睡衣上的灰尘,“而且在此之前,我也见过你好多次!”

“……啊?”他完全愣住了,本来想好的理由全都没有派上用场。本以为大晚上的突然出现在别人的家里却被撞见了一定是件麻烦事,他自己都觉得失礼,却没料想到现在这样的状况。

小木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的人,“今天我们一家人去扫墓,在山上的时候,我就见到你了,可是你站在山顶上很高很高的地方,就是穿着这身衣服,……我都没有和别的人说哦,”小木狡黠地一笑,“还有去年、前年,我都见过你!只是你离得更远了,我都看不清你……”

“你,你……”

“我知道你是谁!”

“……”

“你就是清明,对吧!”小女孩的声音很清脆,话里完全没有疑问的语气。

清明挠挠头,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小女孩,他应付不来。搓搓手,他道,“你不仅能看见我,还知道我的名字,你,你……”他努力不让自己显出太惊讶的表情,“真是厉害。”

“嘻嘻,那当然了。”小木转身把自己房间的门关上,看着面前这个一脸纠结的小哥哥,“可是这么晚了,你到我们家来做什么?”

“我啊……哈,我是来取回一样东西。”清明答道。

“什么东西?”小木问。

“唔……”清明迟疑着该如何开口,“是一件对我很重要的东西,可是,可是它并不起眼……”

小木听得云里雾里,但是她也不忙着追问明白,“这件东西在我们家吗?”

“嗯,就在你们家。”

“那好呀,可是,你也不能就这样拿了就走。你看,你刚才都把我撞到地上了。”

“那,那怎么办?”

“你得给我讲个故事才行。”

“可是,我不会讲故事……”清明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小不点,看她脸上乍然露出的失望神色,又有点于心不忍,“那好吧,我就给你说说我的故事。”

“好呀好呀,”小木欢喜地在床边坐下来,“我最喜欢听故事啦,你快讲吧。”

她蹦蹦跳跳的样子完全还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儿,清明笑笑,“我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时间有太久太久了……”

“最初是古代的帝王将相行墓祭之礼,后来民间也争相效仿,在清明这一天,外出踏青郊游、举行各种各样的活动,比如拔河、蹴鞠……清明时节,物净天和。是一年之中气候最为宜人的时候。”

“我知道我知道,每逢这个时候,田鼠们全都不见啦,躲到了地底下。只听得见春天的鹌鹑叫,小鸟也会变得越来越多。”

清明点点头,“不错。在古代,清明是很盛大的节日。人们倾城出郊,坐着杨柳和各种花朵装簇的轿子。四野都热闹得如同集市那般,芳树之下、园囿之间,摆满各式各样的名花异果、罗列杯盘,大家快乐地游玩,一直要到暮色四合时才肯归家。”清明坐下来,眼光沉沉,像是看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坊市之中卖的多是稠汤、枣糕、乳酪之类的吃食。而又有很多活动,比如连禁卫军之间都流行的摔脚……”

““摔……跤?”

“哈哈哈,不是摔跤,”清明纠正她,“是手脚的那个脚啦。摔脚就是骑着快马疾行的一种比赛。人们各成队伍,跨马作乐,趁着斜阳御柳,又是别样的一番景色了……自古以来,清明就是人们尽兴游玩、同时寄托对先祖怀念的日子。”

“嗯!妈妈和我说过,清明是一个感恩的节日,是对于先人的祭拜,也是对于过去的怀念与感谢。”小木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却问,“可是到了现在,这个节日慢慢不再像从前那么热闹了,小哥哥,你会不会觉得难过?”

清明有些诧异地看了小木一眼,“难过?……也许有吧,但人们也只是改变了庆祝节日的方式而已,却并没有忘记呀。”他突然想到什么,“你叫我小哥哥?可是,我的年纪比你大很多。”

他有些失笑,清明的习俗,大约始于周代,盛行于唐朝之后。在这个世界上,他存活的时间比她长太多太多。

“可是你看上去就像我的小哥哥呀,”小木吐吐舌头,“也许是我一直都想要一个哥哥的缘故吧。”

“唔……我曾经,也有一个哥哥。”

“你的哥哥?……是谁?”小木飞快地转动脑筋,“我知道了,是春分吗?”

一句话逗得清明哈哈大笑,“你记得不错,春分是在我之上。但是我的哥哥不是他,是寒食。”

“寒食?”

“嗯,”清明道,“很久以前,一位王公有一个狠毒的妃子,为了让自己的儿子继位,下毒谋害太子,而太子的弟弟重耳,也为了躲避祸害,只好流亡出走……在逃命的途中,很多人都离开了他自寻生路,身边只剩下一个最为忠心的臣子。他受尽了很多困难。后来,重耳回到自己的国家做了君主,封赏了很多人,却忘记了当年追随他的那个臣子。还是经人提醒,重耳才想起来。可是差人去请他很多次,他都不来……有人给重耳出主意,说不如放火烧了那座臣子所在的山,大火一起,他自然会自己走下来的……重耳答应了,却没有想到,那位臣子竟然自愿被烧死在山上。重耳大为悔恨……为了祭奠他,后来,便有了寒食节。”

见小姑娘听得目瞪口呆,张着小嘴巴半天缓不过神来,清明走过去摸摸她的头,“但是随着后来习俗的变迁,寒食节渐渐和清明节合在一起,只过一个节日。”

小木从他的掌心底下探出头来,“那你的哥哥呢?”

清明只是微笑看着她,“他在,就在这里。”

小木仰着头,清明也看着他。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突然,小木感到一阵清新的气息扑到脸上,她的身子没动,感到那阵气息越来越近,有一阵看不见的风温温柔柔地拥住了她,凉凉的,却又特别舒服……

小木惊得睁大了眼睛,却又强忍着没动。那道气息很轻浅,却又毫不费力地就把她整个环住,小木只觉得整个人都身处九天云层之上,四周都是软绵绵又轻飘飘的,那道气息还在她的眉心处点了点……

郊原晓绿初经雨,巷陌春阴乍禁烟。

清明的目光暖暖地落在她身上,小木渐渐回过神来,望着他说,“嗯,我感觉到了。你的哥哥,是个很温柔很温柔的人。”她打了个呵欠,“你们都真好呀,可是,我困了。”

清明还没接话,又听小木道,“对了对了,你还没说,你要来取的东西是什么呢?”

他的手没离开她有着柔软发丝的头顶,“我到你们家,本来是想取走一截柳枝。来到人间的时候,我把神魂寄托在里面了。没想到,会被你这个调皮的小家伙折走。”

小木摇晃着脑袋蹭着他的手,“嘻嘻,若不是我折走了那届垂杨柳,今晚就听不到你的故事啦。”

清明好笑着她的顽皮,心里却是有些舍不得了。他道,“等你睡着了,我再走。”

小木乖顺地往床上一躺,“嗯,那你一定要看我睡熟了才行。对了,我明年还能再见到你吗?”

清明坐在床边看她渐渐阖上的双眼,轻轻地道,“当然了。从今往后的每一年,我们都还会见面。直到,直到……我也要去山上看望你的那一天。”

春天的夜,看得见许多星星挂在天上。静谧而温柔地,注视着人间所发生的一切。

清明口里衔着柳枝,手扶在窗边,最后看了熟睡的小木一眼,轻悄地一笑,转身,就不见了。


白衫眠古巷,红索搭高枝。

斩新衣踏尽,还似去年时。



终。卿姀 于二零一五年四月二日凌晨四点三十分。

 
评论(1)
热度(18)

© 卿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