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口。

比之红妆翠眉,我总觉是白衣高轩更衬你。那一种有人惊却无人懂的福分,恰如风间悠悠地传来一声哨子响,就搁浅了你沉默时的眉线绵长。

我知,你平生分寸,不再拿来等,等一夜东风零落遍阶春。

下一次,我会在黎明的尽头起身离开你。而你未醒,一条路在我眼前沉默地开向两头。

此后我将永远活在你未曾能够伸手触及的寒暑旦暮之中,看着,你用你的腔调青史留声,一路有铁马冰河,有红拂夜奔,自然又兵不血刃。

 

——写给我,和我。



谢谢我的朋友祭,大半夜的两个人一直在纠结这页纸哈哈哈。

 
评论
热度(20)

© 卿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