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外。

写给短篇小说《春屿》中的顾笙,那个沉默坚韧、孑然一身的女子。恰似黑暗里的一行诗,轻轻悄悄地惊心动魄。第一次写歌词,再回头看的时候自己还是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

“一树红豆”、“藕花深处”、“独饮清秋”、“雪满三重”

四季之中唯独直言秋。大概是,无论这个季节还是这个字眼都分外萧瑟的原因吧。


门梁惹绿 隐不去 雾深湿马蹄
绉绸青涤 燕语呢 难得流光稀
茯苓黄芪 通药理 待南风解意
不做善男信女 亦不想问你归离

煎药晒书 轻岚袭 山水间对弈
姑苏吴楚 佐烟雨 停弦渡风去
他年再遇 失花期 画曳地 平生描认你
不偏倚 只求风月未半处搁笔
*
如你心在云外 念红尘断崖独坐久
凉月色覆你额头 不负清光偏漏
相思扣 亦哀愁 人间烟火几回走
一树红豆压轴 难偷 陈年光阴曾温柔

如你心在云外 素手斟一杯浮生酒
惊鸿照影拂几许落拓 欲语还休
藕花深处泛舟 你言笑轻掖锦绣
或将悲欢阜盛都看透 罢休 与岁同游
*

若我紧握 滚烫过尚温的缄默
百转千回 便也无人忍心苛责
红药徐徐坐落 惊堂木醒 城南说书客
则明白 终求不得 把梦都落锁

如你心在云外 梨花陈酿独饮清秋
谜底或穿过衣袖 孑然栖在心口
临轩月洒西楼 邀远人 同观星斗
若你也抬首 隔山长水远 可共我唱酬

如你心在云外 万里归来烹茶相候
雪满三重还嫌瘦 唯你空前绝后
若非不落窠臼 回忆该如何句读
一笔点染 韶光悠悠 人言道 细水长流

 
评论
热度(26)

© 卿姀 | Powered by LOFTER